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

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


欢迎光临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!
您当前的位置是:员工之窗 > 文化生活 > 详细内容
王红军 散文——《老兵》

作者:王红军 时间:2020-11-12 浏览次数:203



认识叔叔是个偶然的机会,我们聊了很多军事知识,说到了战争的残酷,谈到了牺牲的战友,他目光矍铄,坚定异常。他拍拍我的肩膀,我们一见如故。

叔是解放前从山东老家参军入伍的,参军时只有15岁,当兵是为给亲人报仇。他参加了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,从战士、到班长、副排长、排长、连长、副营长、营长,从朝鲜回国时已是副团级干部。

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,再去探望叔时,他家已搬到了和平门。像每次见面一样,叔出门迎接我。这是一个老式四层楼房,叔家在二楼,我们顺梯而上,走到二楼楼面。我看到这是一个公共走道,楼道的右边是一户户住家,楼道左边用防盗网封着,外面就是街道了,透过防盗网可以看到过往行人来回走动。我们顺着楼道往里走,走到一盆兰花旁停下脚步,叔说,“记住,这是咱的花,见花就到家了!”我们开门进屋,这是一间大约30平米的套间,像穿糖葫芦一样的布局,透过阳台玻璃能看到学校现代化的操场。我们在书桌旁坐下聊天,叔说前段时间市民政局干部来家慰问了,发了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,说着,就从柜子取出纪念章让我看。非常漂亮的纪念章,核心部分是志愿军战士端枪形象和70束光芒,以和平鸽、水纹和中朝两国国旗元素编制的绶带环绕四周,采用五星、桂叶和象征五次战役的箭头等元素,组成金达莱花的五瓣造型。象征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。叔听民政局同志说,还在的老兵财贸系统就剩2人了,全国也可能只有5万人。

岁月沧桑,弹指一挥间。我问叔,“打仗害怕不?”叔说,“怎么不害怕,但习惯了也就不想了,大不了就是死,朝鲜战场我没想着我能活着回来。”

“回国后,又去哪里了?”我接着问。“回国后,我的部队换装成武警了,派到东莞驻扎,是一个加强团的编制,我们团有步兵炮主要是打坦克用的,因为对方驻扎是英军坦克团,所以才有这种防范。我是团长,部队两广人多,我就让新兵先学普通话,进行部队队列训练,我们驻扎地离香港中英街近,主要任务就是抓特务维护稳定,我们的地下工作者很厉害,香港只要一来特务,照片就过来,一人盯一个,只要有破坏立即抓人,但特务来看电影就不用管。”“叔,现在整个香港都回来了!”叔听后点点头,“是呀,我们的国家强大了!”

不知不觉,月上树梢,和叔道别时刻到来了。他硬塞给我一些水果让我带回家吃。穿过灰暗的楼道,叔送我到楼梯口。走到正街上时,我看到叔还能在楼道边透过防盗网看到我,路灯幽暗,他还在不停挥手,他的身影在路灯下显得异常高大,这让我想起纪念章上的志愿军战士手拿冲锋枪肖像,和叔是多么相像呀!

叔叔的名字叫王聪,是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老兵!(王红军)